评分6.8

毒爱

又名:错爱 / 坏爱情 / 酷爱(港)

类型:剧情 爱情 

编剧:李侑真

地区:韩国 

首播:2007-12-03

导演:权溪泓 

主演:权相宇 李枖原 金成珉 

频道:KBS电视台

周期:

时长:分钟

简介:《毒爱》是韩国KBS电视台于2007年12月播出的月火迷你连续剧,由权溪泓执导,李侑真编剧,权相佑、李瑶媛主演。 该剧讲述了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与一个女人之间所引发的悲伤爱情,是一段关于爱与恨、仇视与和解宽恕的故事。

相关明星

剧情介绍

《坏爱情》是韩国KBS电视台于2007年12月播出的月火迷你连续剧,由权溪泓执导,李侑真编剧,权相佑、李瑶媛主演。 该剧讲述了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与一个女人之间所引发的悲伤爱情,是一段关于爱与恨、仇视与和解宽恕的故事。神往着美丽爱情的女孩罗仁静(李瑶媛饰),在见到李秀焕(金成洙饰)的瞬间坠入情网;为沉闷的婚姻日子所累的李秀焕,在与罗仁静的爱情中第一次品尝到了幸福的滋味。日子在纽约的POP艺术家姜勇基(权相佑饰)与同事乔安(车艺莲饰)爱得轰轰烈烈,一次与罗仁静的偶遇给他留下了深入的形象。 面对着秀焕已是有妇之夫的告白,仁静顾不上道德的束缚,仍沉溺时间短的爱情甜蜜中,但秀焕毕竟仍是扔掉她挑选了未来。与初恋乔安的爱情毕竟触礁使勇基深深受伤。时间短的爱情只带来伤痕,三人不再信任爱情。 5年过去,再次邂逅时三人已与旧日不同:仁静和勇基相互了解了互相心中的伤痕、两颗心在悸动;而雄心壮志的秀焕现在危机四伏。勇基绝不扔掉帮他找到日子含义的仁静;仁静却不能不为由于自己扔掉了一切的秀焕而不坚定;秀焕想再一次拥有仁静。三人所挑选的恶劣的爱情开端了!

分集剧情

  • 第1集

    仁静在公园里宿命般地邂逅了有妇之夫秀焕,两人在游艇中相互了解对方心意后,一起过了一夜。仁静不知道他已结婚,这让秀焕内心很痛苦,他终于向仁静坦白了事实,并冷静地提出分手。仁静大受打击,茫然地不知所措,边哭边来到汉江桥上,把秀焕送给她的项链仍进了汉江。这时路过这里的勇基想起曾在济州岛见过仁静,朝仁静走去。勇基告诉仁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人,劝她忘掉此事。珠兰察觉出秀焕的异常,终于得知他和仁静相爱。朱兰来到仁静工作的管弦乐团练习馆,大闹一通,划伤了仁静的手挽,并以通奸罪名告发秀焕和仁静。

  • 第2集

    秀焕在和仁静分手后终日生活在痛苦之中。珠兰找到仁静的家,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仁静,仁静大哭到病倒,以致流产。仁静的父母因她出了车祸,父亲瘫痪,母亲去世,她该何去何从,此时勇基也从纽约回来了。

  • 第3集

    仁静找勇基补偿她预付的定金,勇基不给,仁静气愤地离开。回到家里,仁静接到医院敦促她带爸爸回家的电话,仁静急急忙忙赶去医院,恰好搭上勇基的车。仁静的电话落在了车里,勇基送电话时看到仁静爸爸像孩子一样无助的目光,动了恻隐之心。仁静付完爸爸的住院费,勇基提议仁静为工人们做饭,以间接补偿仁静的定金。仁静欣然同意,意识到勇基实际上很善良。勇基夜里恶梦被仁静发现,仁静惊讶勇基有那么痛苦的回忆。勇基帮仁静取东西时两人一起摔倒,勇基记起仁静是谁,仁静也觉得二人的缘分不可思议。秀焕来岛上看勇基,而勇基并不是从心里欢迎他的到来,他拒绝秀焕回首尔的提议。此时在做饭的仁静想起勇基对她的无礼,愤然出去找勇基算账,与秀焕恰好错过。夜晚时下起了暴雨,仁静因感冒药吃得太多而睡着,没能及时离开。勇基也被困在旧学校里,两人边烤火边斗嘴,勇基突然问仁静可否吻她,见勇基凑过来,仁静闭上眼睛等待

  • 第4集

    原来勇基只是开一个玩笑,仁静气得大骂,勇基随即拉过仁静强吻了她,告诉仁静他这么做是顺从他的感情,并向仁静承认自己是一个没礼貌的人,说罢离开,把火堆留给了仁静一个人。天亮时仁静回家,望着仁静的背影,勇基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仁静。勇基的父亲来看勇基,勇基不能原谅父亲,父亲伤心离去。仁静狠狠地批评了勇基对待父亲的态度恶劣,勇基听了无语。勇基故意找机会接近仁静,可是仁静对他不理不睬,但看到勇基独自买醉的样子,仁静心软。两人在街上追逐的样子被叔叔看到,叔叔劝勇基不要伤害仁静,勇基沉思。勇基父亲晕倒,仁静开车送勇基去看望父亲,可是会长夫人把勇基拦在病房外。会长为勇基没有来看他而难过。回程路上勇基面色沉郁,仁静想法逗他开心。仁静送炸鸡到别墅的路上遇见迷路的微笑,带她一起去别墅,发现微笑的妈妈是珠兰,仁静一下子呆住了

  • 第5集

    仁静还没有从刚才看见朱兰的打击中回过神来,秀焕的车又从她的身边经过,里面的秀焕恰好被仁静看得一清二楚,仁静赶紧转过身去。随后到来的勇基看到仁静的样子很不解,奇怪她为什么对他的车笛声毫无反应。仁静回忆起伤心的往事,怀疑自己与秀焕间不是爱情而只是激情。勇基与姐姐一家的聚会气氛很冷,姐姐也只关心他是否会插足公司事务,勇基一个人落寞地离开。勇基来到仁静的店,仁静正在借酒消愁。于是两人一起,边喝酒边交流对爱情的看法,彼此安慰。仁静帮助朋友照顾宝宝时偶遇秀焕,一时间两人都怔住了。秀焕以为宝宝是仁静的孩子,仁静恨恨地谎称自己婚姻幸福。回家的路上仁静胃病发作 ,勇基发现后急忙背她去医院。勇基和仁静都察觉出自己对对方的特殊感觉。晨练时勇基偶遇仁静,一向高傲的他竟主动要帮仁静拎菜,被仁静拒绝。仁静告诉勇基对她好她有负担,勇基听后多了心事。趁仁静来为树看病,勇基准备好了一桌美味,还点上蜡烛,向仁静表白

  • 第6集

    仁静很感动,但还是拒绝了勇基的交往提议。不过从仁静的泪水中,勇基相信仁静喜欢自己。晚上勇基又被乔安自杀的恶梦惊醒,不堪困扰的他决定忘掉乔安,于是情绪激动地放火烧了乔安树。第二天早饭时,仁静正和叔叔他们声明自己和勇基毫无关系,勇基闯了进来,大吼着带走仁静。他带仁静来到被烧光的乔安树前,告诉仁静他需要开始新的生活,仁静不再犹疑,接受了勇基。秀焕查出仁静并没有结婚,不顾一切来乡下找她。勇基送仁静回家时发现秀焕的车,以为他来找自己,于是约好地点等秀焕见面。仁静一个人继续往回走,迎面碰到秀焕,得知秀焕专程来找自己,仁静满腔愤怒地让秀焕不要再打扰她。秀焕失落地返回,却在家附近发现了尹室长,猜测出尹室长与珠兰的关系。勇基和仁静过得很开心。这一天会长夫人来刺探他们的情况,提出请仁静在会长生日时去会长家。到了那天,仁静带着礼物惴惴地跟着勇基进了会长家门,这时秀焕从楼上下来

  • 第7集

    仁静惊愕地望着秀焕,秀焕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会长对仁静很满意,但仁静一直无法镇静下来。会长想让勇基进公司做事,勇基拒绝。回到家里,仁静一个人时伤心地啜泣起来,她明白自己和勇基无法再交往下去。而勇基此时正兴奋地布置自己的家,要和仁静过一个浪漫的圣诞节。秀焕来乡下约出仁静,仁静承诺将与勇基分手,不过需要一些时间,因为她很爱勇基。说着说着仁静情绪激动起来,痛哭流涕地对秀焕抱怨他俩之间的孽缘。仁静决定歇业一天,陪勇基过圣诞节。勇基深情的表白让仁静感动得流泪。两人一起吹蜡烛、喝红酒,而当仁静一个人时,她还是禁不住委屈地失声痛哭。仁静着手处理店里家具。不知情的勇基去照顾仁静的爸爸,勇基带爸爸去海边吹风,三个人在一起其乐融融,仁静要离开勇基的决心开始动摇。确认勇基很爱自己后,仁静约出了秀焕,痛哭着说要与勇基继续下去,求秀焕保密。而这一幕恰好被出来找仁静的勇基看到。

  • 第8集

     勇基万没料到曾经伤害过仁静的人竟是秀焕,他疯狂地回到家,砸毁东西还不足以发泄心中愤怒,又恨恨地把他和仁静的照片摔到地上。秀焕在回程的车上想了很多,他决定折回勇基家,告诉他真相。勇基正在家里借酒消愁,看到秀焕,狠狠地打了秀焕,并告诉秀焕这一问题现在只是他和仁静间的事。第二天,勇基来看仁静时,仁静正在卖家具,勇基心里明白仁静打算悄悄离开。仁静却以为勇基不知情,告诉他要和父亲去旅游。勇基心中难过,但不想捅破真相,不过却又掩饰不住真实的情绪。两个人各有心事,早饭吃得很不开心。勇基决心逃避,为自己临分别还对仁静闹情绪而自责,他收拾好东西,偷偷看望了仁静爸爸后离开。仁静爸爸在理疗时意外身亡。勇基得知后又返回仁静身边,陪伤心欲绝的仁静料理了丧事。望着生病昏睡的仁静,勇基自责自己会有要逃走的想法,他决心守护在仁静身边。想起仁静爱吃芝麻粥,勇基去为她买粥。仁静醒来,见四周没人,迅速收拾好东西离开

  • 第9集

    勇基不顾头上被撞出的鲜血,爬起来继续朝仁静乘坐的公共汽车拼命追去,车里的仁静看到勇基被车撞伤的一幕,哭得泣不成声……终于车停下,勇基上了车。仁静还是没有信心和勇基在一起,勇基决定带仁静去见会长和家人,以后堂堂正正地恋爱。仁静步履沉重地跟着勇基来到会长家附近,然而秀焕和朱兰的先后出现让仁静彻底失去勇气,改变主意,无奈之下,勇基决定和仁静悄悄去美国。秀焕去医院检查过身体,决心改变自己的生活,他坚决地辞职离开公司和家。仁静反复思考后决定向会长坦白和秀焕的孽缘,以把勇基托付给会长自己好离开。仁静对勇基谎称出去洗桑拿,与会长见面,会长兴冲冲赶来,却听到了令他万分震惊的消息。而仁静与会长在一起的情景恰好被朱兰和秀焕撞到。会长颤微微地去找勇基。

  • 第10集

    勇基听到门铃声,以为仁静回来,开门却见到会长,看着父亲情绪激动,勇基明白了所发生的事,飞奔出去找仁静。仁静正欲乘车离开时被勇基拉住,会长、朱兰、秀焕也都随后赶到,珠兰气愤地对着勇基又拍又打。仁静离开,勇基不顾一切追去,会长气血上涌晕倒。仁静一心想离开勇基,甚至以自杀刺激勇基。勇基救下站在马路中央求死的仁静,伸手给了她一耳光,勇基愤怒,留下一句绝不原谅的话离去。仁静望着勇基萧索的背影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。会长去世,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勇基深受打击。按照会长的遗嘱,勇基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,出任新会长。一连串的刺激之下,勇基决定要像父亲一样,做一个强者。秀焕向珠兰提出离婚,勇基道破会长一直不信任秀焕的原因:秀焕不爱朱兰。珠兰把一切都怪罪到仁静头上。勇基派人了解仁静情况。仁静靠帮助孤苦老人求得自己内心平静。秀焕得知仁静曾为她怀过孩子,宣布将去找仁静。珠兰到乡下找仁静算账,秀焕得知后紧追而来。勇基也恰好驱车前往乡下。

  • 第11集

    仁静的不甘示弱和秀焕对仁静的袒护几乎令珠兰发疯,她要与仁静拼个你死我活,仁静冷冷地表示愿意对珠兰跪下以求安宁,秀焕连忙阻止,并要代仁静跪下,这时,一直在远处观望的勇基走过来,对二人出言讥讽,仁静果断离开。仁静边走脑海里边浮现出勇基怒吼不原谅她时的情景,为自己使勇基变得满腔仇恨而不知该怎么办。勇基回到他在乡下的住处,生气地撕毁了与仁静的合照,他知道自己仍然还爱着仁静,下定决心要仁静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。仁静对班姐姐哭诉,因为害怕现实,对勇基的爱没信心,所以才没有和勇基私奔。勇基果断地决定开始度假村建设,同时得知仁静志愿服务的老人之家在拆迁的范围内,心里打定主意,借机让仁静回到自己身边。在金议员的煽动下,拆迁引起的负面新闻上了报纸头条。勇基亲自前去察看,在抗议中的人群中见到仁静,勇基向仁静提出如果他到公司工作,将推迟拆迁。仁静气愤。第二天,勇基没有等到仁静的回复电话,下令开始拆迁

  • 第12集

    仁静同意到公司上班,提出春天来临之前不能拆迁希望之家的条件,勇基刁难仁静后应允。第二天,勇基一早坐立不安地等待着仁静到来,看到仁静没有食言,勇基露出了满意的一笑,但他同时也意识到,虽然仁静在自己身边,但想让她回心转意绝非易事。果然,仁静在心中只期盼着勇基尽快将自己忘掉。秀焕和金议员合伙切断大韩建设的资金来源,公司面临倒闭风险,找秀焕回公司成为唯一救急办法,但勇基坚持不肯就范。仁静了解到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是勇基因为自己同意停止拆迁,心绪复杂,斟酌再三后决定出面拜托秀焕回公司帮助勇基。而与此同时勇基已想通准备接纳秀焕回归。勇基对仁静去找秀焕的做法十分生气,仁静表示秀焕回到公司也不会和她有任何关系。秀焕想测试一下勇基对仁静的爱,他安排酷似乔安的李新英去接近勇基

  • 第13集

    秀焕在车里表情凝重地盯着外面的勇基和仁静,仁静胃痛但拒绝坐勇基的车,这时新英走过去……勇基看到新英的瞬间惊呆了。坚决和伊室长分手的珠兰借酒消愁,心情落寞;而新英使勇基想起了乔安,晚上又做起和乔安有关的恶梦。恶梦醒来,勇基深夜去找仁静,但按响了门铃后又犹豫着离开,仁静开门看到勇基的背影,一时冲动地想追出去,瞬间又抑制住。星期天,勇基带仁静去看为老人们新选的住址,仁静忍不住像以前一样夸奖勇基,以前的日子令两人怀念,但仁静坚持现在应该彼此互不相干。新英为了接近仁静,把家搬到了仁静隔壁。第二天,新英作为韩社长安排的人到公司工作,勇基察觉出新英的出现有问题。午饭时仁静从秀焕嘴里得知新英酷像死去的乔安,十分震惊,回想起勇基盯着新英的眼神,不免替勇基担心起来。公司的会议上,勇基和秀焕的意见激烈冲突,勇基气愤地一个人来到楼顶,新英随后跟了上去。仁静上去劝勇基下来开会,却看到新英在吻勇基

  • 第14集

    仁静推开楼顶的门,看到了新英在吻勇基,她重重地摔门离去,勇基追上来欲解释,但听到仁静与己无关的话后,狠心地承认仁静说得对,说罢下楼,仁静被气得半天没挪地方。秀焕对新英说他只想验证勇基爱仁静有多深,因为仁静爱的是勇基。第二天上班,勇基继续在仁静面前表现与新英的亲密关系,仁静努力让自己平静。看到仁静心里很累,秀焕心情复杂。新英嚣张地对仁静宣布要追求勇基。四人去工地,勇基去照顾受伤的新英,剩下秀焕和仁静二人,秀焕告诉仁静等公司稳定下来后他将出国,遵守从仁静面前消失的承诺,希望他走之后仁静会常带微笑。送仁静上车后,秀焕发病,仁静下车把他送到了医院。秀焕的病并无大碍。从秀焕母亲那里仁静得知当时秀焕当年与她分手的苦衷。乔安母亲的电话让勇基明白原来新英的出现是秀焕故意安排,他愤怒地告诉秀焕,他会把游戏进行下去。勇基送新英来到仁静家门口,正要离开时,仁静推门出来

  • 第15集

    见仁静出来,新英故意从后面抱住勇基,请他到自己家里喝茶,本来对新英冷冷的勇基这时故意配合新英,仁静见状愤愤地转身走开。原来新英也有坎坷的经历。新英真心喜欢上了勇基,她表示愿意让勇基继续利用自己试探仁静的真心,实际上在心里企盼着仁静可以令勇基彻底对她死心。第二天早上,看到勇基在新英家过夜,仁静真的被气坏了。秀焕约见新英,提出现在付她报酬,请她不要再继续刺激仁静,新英拒绝,坦言自己爱上勇基。之后新英故意在仁静面前提起第三者的话,仁静被深深刺痛。秀焕不忍心仁静内心受折磨,对仁静说出勇基和新英接近只是为了刺激她的真相,并说自己仍爱仁静,如果仁静放弃勇基,他要与仁静重新开始。知道真相后的仁静怒气冲冲地来到勇基办公室,愤怒地给了勇基一巴掌……仁静流着泪说出自己只爱勇基的事实,两人泪流满面地分手。勇基痛苦不堪,勇基的朋友来找仁静,劝她想离开勇基,先给勇基一段适应时间

  • 第16集

    勇基做了一个甜蜜的梦,梦中仁静来找她,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。从梦中醒来,勇基推开门,果真看到来找自己的仁静!但是现实中的二人却不像梦中那么甜蜜,勇基狠心地把仁静关在了门外。勇基躲在别墅期间,新英天天去讨好珠兰母女。勇基终于想通,提议和仁静春天分手,而之前要好好相爱。两人相处中勇基慢慢理解了仁静的尴尬处境。秀焕想让仁静以后可以重拉提琴,联系人为她做手术。和勇基谈完仁静手术的事,身体越来越差的秀焕突然发病,勇基把他送到医院,并得知秀焕的病即使手术也无治愈的把握,而且秀焕拒绝手术,勇基心里很不好受。秀焕求勇基为他保密。新英把勇基与仁静和好的事告诉朱兰,珠兰阻止勇基不成,一个人借酒消愁,她怎么都无法接纳仁静。看着姐姐伤心的样子,勇基明白了仁静面对的是怎样一种事实。

  • 第17集

    勇基到车站时恰好仁静还未离开,两人一起回去吃仁静做她的咖喱饭。与勇基分别后,仁静一个人往回走,没料到在家门口看到新英遭放高利贷的人讨债。新英不要秀焕给他的报酬,宣称为了爱她不离开勇基。珠兰到公司找仁静摊牌,仁静对她坦白她和勇基春天时分手。朱兰心中暗爽地把这一秘密告诉了新英,还叮嘱新英对秀焕保密,岂知新英随即对秀焕说出真相。勇基赞同仁静的做法。仁静得知了秀焕即使手术也痊愈希望渺茫,很受打击。勇基打了找新英讨债的人,新英冲动中被摩托撞伤,勇基把她送到医院,这使新英对勇基又多了一分好感。秀焕病发,痛苦难当,昏迷中喃喃的是“对不起,仁静”。珠兰听到后心里不是滋味,但为了秀焕,她到海鲜店找仁静,要仁静去安慰秀焕,仁静心情沉重。仁静怎么也放心不下定决定去解开与秀焕的孽缘。勇基和仁静两人来到秀焕病房。

  • 第18集

    勇基和仁静来到医院中,却发现秀焕已离开医院。朱兰继续要求仁静去劝秀焕接受手术,勇基反对仁静再介入秀焕的问题,珠兰太过悲伤晕倒。秀焕发病被送往医院,勇基劝他接受手术,秀焕约勇基去钓鱼。新英气哭仁静,并继续骚扰勇基,勇基不予理睬。钓鱼时秀焕和勇基两人和解,秀焕希望勇基不要和仁静分手。勇基了解到秀焕想见仁静,且自己也说服不了秀焕,来找仁静。秀焕和仁静的恩怨终于了结。勇基在别墅外等候,仁静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地走来,勇基紧紧地抱着她,给予安慰

  • 第19集

    秀焕手术后转移到重患者室,珠兰彻夜守护在病床边,秀焕醒来后握住了朱兰的手,朱兰激动地流下了眼泪。仁静劝勇基解开新英的心结。勇基带新英对乔安母亲说出当初新英接近勇基的真相,让新英离开。讨债的人继续找新英麻烦,勇基替新英还了债务。新英仍想不开,以自杀要挟勇基,勇基劝她珍惜自己的人生。新英退出。秀焕出院后重回和珠兰的家。勇基和仁静分手的日子一天天来到,秀焕身体也越来越差,他劝珠兰同意勇基和仁静在一起。秀焕去世一个月后,勇基生日,也是勇基要和仁静分手的日子。勇基送仁静到两人约好的汽车站,分手

  • 第20集

    1年后,仁静教孩子们弹琴,勇基公司已步上正轨,他在筹备作品展。两人都思念对方。仁静从报纸上了解到勇基的艺术成就,露出会心的微笑。勇基和仁静 偶遇,但之后还是理智地分手。珠兰妈妈与勇基相处得也比原来融洽了许多。勇基生病,珠兰见病中的勇基叫着仁静的名字,心绪复杂,回想起秀焕请她成全二人的话。珠兰约见仁静,告诉仁静她将离开韩国,临行前嘱咐勇基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黄叔叔和班姐姐的婚礼上,勇基和仁静二人重逢。

页/共

相关视频

猜你喜欢

明星作品

  • 野王

  • 诱惑

  • 悲伤恋歌

  • 推理的女王2

  • 推理的女王

  • 毒爱

  •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

  • 要做两次吗?

  • 神之一手鬼手篇

  • 漫画威龙之大话特务

  • 侦探2

  • 青春漫画

  • 缘分的天梯

  • 宿命

  • 火山高校

  • 野兽

  • 天国的阶梯

  • 马粥街残酷史

  • 痛症

  • 向着炮火

  • 侦探:开端

  • 走为上策

  • 正在恋爱中

  • 大物

  • 我的野蛮女老师

  • 太阳深处

  • 乞丐变王子

  • 毒爱

  • 时间

  • 人鱼小姐

  • 钻石的眼泪

  • 名家

  • 给我饭